去冰三分甜

真诚而野蛮

【长得俊】要一起去台湾吗?(上)


01.


“林彦俊,要一起去台湾吗?”

“嗯?”

“就…有几个朋友在那边,想跟他们聚一下。你不是考完也要回台湾吗,要不要一起去?”




尤长靖认识这位台湾帅哥的过程说来很巧。

音乐系有个学弟叫陈立农,在一次歌唱比赛中看了尤长靖的表演,惊为天人,从此天天缠着尤长靖要拜他为师。尤长靖本来就是个好说话的人,看陈立农这么锲而不舍就答应了。而且他的徒弟本来也不止这一个,大一的灵超和大二的王子异都跟他学过一段时间,陆定昊和林超泽对于他又换了新的小宝贝这件事甚至都已经见怪不怪了。

直到又一次歌唱比赛,陈立农照例来观摩,这次却多带了一个人。尤长靖下台之后,他把人拉过来介绍。

“这个是我的室友,叫林彦俊,也是台湾人。”

“你好。”林彦俊朝他礼貌地点点头。

“你好你好。”尤长靖发射出一枚标准甜笑,心里却在默默感叹,哇,世界上怎么有这么好看的人。

后来每次陈立农来找他探讨声乐问题,这个叫林彦俊的帅哥也都跟着。要不是陈立农跟他说林彦俊对声乐一直很感兴趣,尤长靖简直都要怀疑这两人之间有什么。

但奇怪的是,这位旁听生永远都冷着一张脸,陈立农问尤长靖问题的时候似乎也没在听,只是一直用冷冰冰的视线盯着尤长靖。尤长靖被盯得瑟瑟发抖。

看来这位帅哥对我很不爽,一定是因为陈立农来找我找的太多了。果然有问题,尤长靖默默为自己的直觉点赞。

看尤长靖走神了,陈立农用手在他面前轻晃,顺便调侃了一句,“诶,尤长胖!”林彦俊听到这句话似乎愣了一下,然后冷冰冰的眼神瞬间融化,笑到头往后仰。尤长靖这才发现,这个酷哥的脸上居然有酒窝。

他好像,真的很喜欢陈立农。

尤长靖看着笑得一脸纯真的农农叹了口气,心想,那我就帮帮你们吧。

从那之后,他开始用各种方法躲着陈立农,顺便也躲了林彦俊。终于摆脱了可怕的三人世界,尤老师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眼前却莫名浮现出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和笑起来时脸颊处的酒窝深深。

尤长靖愣了一下,我是怎么了?

他摇摇头让自己忘掉这件事,林彦俊只是生命中一个过客,而自己在他眼里甚至可能都算不上过客。他的眼里是一个叫陈立农的人。他与他之间可能会有很多很多故事起伏,但都与自己无关。

他又变回一个人,有时跟陆定昊林超泽一起,但大多数时候都是一个人。

可是他没想到,林彦俊还会再次出现在他的世界。





02.


“可以啊,你朋友在台湾的哪里?”

尤长靖心里一咯噔,他忘了台湾并不小,要跟林彦俊去一个地方没有这么容易。

“呃…就…台北。”

“这样喔,可是我家在台南。”

尤长靖懊恼地垂下眼睛,嘴里却只能说,那要不就算了吧。

“没关系,正好我很久没去诚品了,我们一起去台北好了。”

“真的啊?”尤长靖眼睛一下子亮了,嘴张的大大的,极其开心的样子,和每次约他去吃海底捞的时候表情一模一样。

林彦俊看着这样的尤长靖,眼神不自觉温柔,酒窝都快要蹦出来,又被他克制住,只是轻轻回一句,“嗯。”




回到宿舍,他跟坐在窗边学习的陈立农和躺在床上的许凯皓打了个招呼,然后开口:“我不跟你们一起回台湾了。”

“啊???”毫无疑问收获了两张大吃一惊的脸。

“不是机票都订好了吗?明天早上的诶。”陈立农皱着眉问他。

“对啊,而且你都确认过学校里没有事情了啊。”许凯皓也很不解。

林彦俊一边打开手机取消机票一边敷衍他们:“突然又有事了。”

“又有事?”

“嗯,很重要的事。”




陆定昊小旋风一般刮进尤长靖寝室的时候,尤长靖正在理行李。

“尤长靖!!!我终于考完了!我跟你说林超泽要考到最后一天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们俩可以先出去玩了,今天先去看电影还是逛街还是……诶你在理行李?!!”

“是啊。可是你不是还要补考毛概?”尤长靖怼他头都懒得抬。

陆定昊走到哪里都是食物链顶端,被尤长靖怼了却只是撇撇嘴,“那个暑假回来再说啦。你理行李是要去哪里?回马来西亚?”

“去台北,跟林彦俊一起。”

“What????”陆定昊惊得叫出了林超泽的音色。

尤长靖站起身,径直走过变成一块木头的陆定昊,去衣柜里拿衣服。

“你…林彦俊…不是…为什么跟林彦俊一起?自从他每周请你吃一顿海底捞开始我们就都不是你的小宝贝了!现在连暑假你都要跟他去台北!我看他对你图谋不轨很久了!我……”

“没有每周一顿啦。”尤长靖拨开陆定昊放在他一堆衣服上的手,一件一件开始叠。“而且他哪有图谋不轨哦?你想太多了。”

图谋不轨的是我才对。

“呵。”陆定昊白眼翻到天灵盖,“他那个眼神谁看不出来。这个渣男,你之前不是还说他跟陈立农有一腿?我跟你说你千万不要被这种人蒙骗了。”

“不是啦,我都跟你说过是我搞错了,他跟农农就只是室友的关系。”

“是不是他给你洗的脑!!男人就没有一个好东西!!!”

尤长靖无奈地看着眼前义愤填膺的男人小芙,暗自琢磨怎么才能把他赶出去。照这个进度后天的飞机都要赶不上了。

“好啦你去找Jeffery吧,他不是要请你去看他们家大房子?”

“我是那种见色忘友的人吗?”小芙骄傲地昂头。

“原来他是‘色’哦。”

“才不是啦!”小芙耳朵都红了,站起来就往外跑。跑回自己寝室才想起来,诶我之前是在跟尤长靖聊什么来着?





去机场那天,尤长靖在寝室楼下看到带着超大帽子巨幅墨镜还加一个口罩的林彦俊,忍不住笑了。

“你是什么国际大明星哦?怕被狗仔堵?”

林彦俊不说话,只是接过了尤长靖手上沉沉的一大包。尤长靖这才想起来,林彦俊好像有很严重的起床气。

于是他一路都不敢说话,乖乖跟在林彦俊身后。

他想起前一天晚上,据说扰他复习者死的林超泽突然出现在尤长靖寝室门口,一脸凝重地喊他出来。尤长靖不用想都知道陆定昊跟他说了什么。

林超泽跟背后的夜色融为一体,一双眼睛却很亮,认真的看着尤长靖。他让尤长靖想清楚,跟林彦俊是什么关系,对林彦俊是什么感觉。

“我是不太放心你一个人跟他去台北,但既然你已经决定了,这也是个好机会,你好好考虑。”

他看着身前人挺拔的身姿,标准的直角肩,一双大长腿走得飞快。从头发丝到脚指甲都很完美。嗯,是我心里的top1。

对林彦俊是什么感情,他考虑的很清楚了。但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他想不清,也不敢想。




尤长靖在飞机上醒来的时候,头靠在林彦俊的肩膀上。他的脸腾的烧起来,小心翼翼看向林彦俊,“不好意思啊,我没有流口水在你衣服上吧。”

林彦俊帽子墨镜都摘了,口罩还留着,尤长靖却能从他的眼睛里看到笑意。

“口水倒是没有,但你喊了一句‘服务员再来一盘肉!’空姐都被你吓到了。”

“鹅鹅鹅鹅怎么可能啦。”尤长靖笑着猛推他的肩膀。林彦俊被推了也一点都不恼,眼睛直直地盯着他。

“马上就到了,你要不要再睡一会。”

“不睡啦。”尤长靖指着窗外兴奋地喊,“台北,waiting for me!”

眼前是无穷无尽的云层,云层下是广袤无边的人间。

而身后,身后是一双笑意盈盈的眼。







-tbc-

评论(3)

热度(125)